a啊

【维勇】因果定论 05


重生梗,勇利重生回到了16岁

维克托20岁x勇利16岁,后期会长大

私设如山,大概算是原作背景的半架空

文笔不好







05

  “勇利,来一起滑冰吧!”

  “勇利,跟我一起去冰之城堡吧!”

  “勇利,成为职业花样滑冰选手吧!”



  这是灾难。



  在忘了已经是第多少次拒绝了维克托的邀约之后,勇利疲惫地倒在了柔软的床上。从口中吐出的叹息陷进棉被因为重力而形成的凹陷里,湿热的气息经过布料的反弹打在脸上,将眼镜的镜片镀上一层雾气。



  他没有想过会在这个时期见到维克托,更没有想到高宫竟然和维克托是表兄妹。上一个世界的维克托曾经告诉过他,自己和家人的关系几近破裂,无论是父母还是他自己都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事业上,唯一在乎他的是他的姨母,而这个姨母也在他二十五岁那年因病去世了。从那以后他唯一亲近的人就只剩下了雅科夫了,直到遇到勇利,他才拥有了这个世界上最重要也最不想放手的人。



  勇利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他离不开维克托,这是已经烙印在他灵魂深处的本能,但他也深爱着维克托,想尽可能把一切好的东西都给他。



  所以他忍受着硬生生撕裂自己灵魂的痛,把「想要留在维克托身边」的想法,从心底抹杀。



  但勇利忘了,忘了那个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一个怎样任性而又自我主义的人,就像维克托上一次任性地保护却也永远地离开了自己那样,这一次,他又任性地以令人无法抗拒的姿态,打破了勇利好不容易构筑起来的保护膜,入侵到他的小世界中。



  勇利现在还暂时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应对这个奇袭者,不过他很庆幸明天是周末,这样的话就可以避免见到每天都来学校门口蹲点儿堵人的维克托。





 

  勇利没有想到自己推开门,看到的是维克托和高宫与自己的家人其乐融融相谈甚欢的场景,就像他没有想到,「周末见不到维克托」竟然也可以是一个立给自己的flag。



  “Hi~勇利!”维克托第一个注意到了勇利,毫不吝啬还是妖精时期的自己的荷尔蒙,对着勇利就是一个俘获人心的wink。



  对于早就习惯某个人不自觉的撩拨的勇利,虽然未曾体会到的长发妖精的模式让他不会像以前那样,内心毫无波澜的无视这个人,但就算是稍有动摇,也只是得到一个满脸冷漠镜片反光看不清眼神的勇利,作为回应的一个短短的“哦”的尾音,比以前稍稍向上挑了一下。



  比起眼前的维克托,他有话要说的的人是高宫。勇利知道今天高宫会来,但是没想到竟然带来了一个这么大的惊喜。



  “啊,勇利,你醒了啊,”背对着门坐下的妈妈,在维克托向勇利打招呼后才注意到自己儿子的存在,“不再多睡一会了吗?”



  “不了,这不是有客人吗。”勇利把门推上,然后绕过维克托,走到了高宫的身边坐下。维克托似乎没有注意到这其中的动作有什么含义,只是笑着对隔了一个高宫的勇利说:“不用在意我们,勇利如果还没睡醒的话可以接着睡的。”



  所以说,我已经醒了。勇利实在是不理解自己为什么一起床就要进行这些没有营养的对话,又怕自己再解释什么却越说越乱,索性什么都不说,掏出手机在那里玩。



  没有得到回应的维克托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看到勇利拿出手机也只是以为对方还没有完全清醒不想与人交流,所以就重新和勇利的母亲聊起天来。



  高宫对着坐在他身边不和任何人对视的勇利眨眨眼后,也打算重新加入进聊天当中,但是她刚要说话,上衣口袋里的手机震动就制止了她。她打开手机发现不是电话而是短信,发送者就是坐在她旁边的人。



  ……这是想干什么?高宫不知道为什么这人明明就坐在自己旁边却不直接跟她说话,非要用这种方式,难道是什么不能给其他人说的事情吗?想到这里后莫名觉得很刺激的高宫,带着点儿兴奋点开了勇利给他发的短信。



  “为什么维克托会出现在这里啊啊啊啊啊!!!”

  “抱歉,我真没想到他这么执着【捂脸】”

  “他缠着你让你带他来的吗?那你也不能答应啊!”

  “不,你听我解释……”

  “有什么可解释的啊人都在这里了!”

  “他竟然跟踪我啊【捂脸】”

   “……”



  勇利抬头,发现高宫也抬起头来看向了他,脸上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和她在短信上发的表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勇利突然就迷茫了,维克托到底因为什么而要做到这个地步。他没有表现出任何吸引维克托的地方,如果说是因为他当初表演的那段Agape的话,现在并不是他教练的维克托不至于执着到这种程度。



  他将视线转向了维克托,看着他开心地和自己的母亲聊天的脸,明明是熟悉的模样此刻却觉得有些陌生。



  维克托似乎是感觉到了勇利投向他的视线,对着他又笑了起来,可是这一次,他虽然依旧没有得到第一次见到的那个脸颊泛起微红的腼腆微笑,但勇利的脸上却也不是他一直以来见到的那个毫无动摇的表情。那双红棕色的眼睛透过镜片直直地看着他,仿佛要抵达灵魂一般,明明看起来那么平静,但在触及不到的深处却氤氲着浓厚的悲伤。



  “不过说起来,没想到会碰到真人呢。”勇利妈妈的声音拉回了维克托的注意力,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僵在了嘴边。



  维克托马上就恢复成原来的表情,将视线重新放到勇利妈妈的身上,他对对方刚才的话挺感兴趣的:“真人?我不太懂伯母是什么意思呢。”



  “那是因为我很久以前就知道小维了哦,虽然因为没有太过关心而不知道是哪里的名人,但是勇利可是有许多小维的海报呢。”胜生太太毫不顾忌的就把儿子买了出去,也没注意到一旁勇利的勇利胡乱地挥着手大喊着不要,“那些海报贴满了他的房间哦。”



  “啊啊……妈妈,你怎么能这样……”勇利没想一个不注意,自己的家人就把事情全都说出去了。



  “诶?勇利你怎么了。我哪里说错了么,这都是事实啊。”



  就因为事实所以才害羞啊……勇利觉得不管自己的心理年龄多大,这种把喜欢的偶像的海报全贴在房间里的迷弟行为被正主知道了还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情。他小心翼翼地抬头想要看一看维克托现在的表情,但没想到对方也正在看他。视线相撞的那一刻,勇利急匆匆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可脸上的温度还是蹭蹭蹭地往上升,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勇利……”维克托看着想把自己努力缩成一个球的勇利,突然觉得这个人实在是太可爱了。



  好想找个洞钻进去。勇利把脸放得很低,以免在看到维克托的时候变得尴尬,但是他能感觉到维克托投向他的强烈视线,灼热的似乎能把它看透,在他的身上少个洞出来。



  果然,还是想确认一遍。维克托看着勇利发顶的目光黯了黯,湖水般湛蓝的眼睛显得更急深邃,似乎正在酝酿着一场风卷狂澜的暴风雨。



  “勇利,咱们去冰之城堡。”这一次,维克托不再征求勇利的意见,脱口而出的话语带着不容置疑的肯定。



  既然决定了那就马上行动,维克托一把拉住勇利的手腕,把对方即将脱口而出的拒绝堵在了嘴边。但是意想不到的阻力却出现了,就在维克托强制性的让勇利穿好外衣和鞋子,拉拉扯扯地来到门口马上就要出去的时候,高宫一把拽住了勇利的另一只手。突如其来的反向作用力让勇利原本前倾的身体猛地向后一倒,如果不是维克托眼疾手快,在那一瞬间加大了自己拽住勇利手腕的力道,恐怕勇利整个人都要摔倒在高宫的身上。



  “我说……”



  “你在干什么,爱丽丝?”维克托对着表妹摆出亲切和善的微笑,不过谁都能看出来这笑根本笑意不达眼底。



  “那个……”

  “这是我要问的吧,明明先约了勇利的人是我。”与维克托不同,高宫把自己的怒气直接体现在了自己的脸上。

  “等、等等……”

  “哥哥我现在很急呢,作为妹妹就不能体谅一下吗?”

  “所以说……”

  “还真是做什么事情都只顾着自己呢,多大的人了难道还不知道干什么都要讲究个先后顺序吗?”



  争什么争啊要我说论自我主义你们两个兄妹真是彼此彼此。被夹在中间莫名其妙地就变成了拔河时的麻绳被两边拉来拉去的勇利,在第四次企图发言却因为两人的争吵而不得不闭嘴的时候,任命地感受着双臂渐渐发麻酸痛,心里只希望这两个人能快点儿结束放过他可怜的胳膊。



  “你一定要在这个时候和勇利商量事情吗?”

  “没错,就现在,不然我昨天为什么要约这个时间。”



  维克托和高宫的眼神在空中碰撞,激烈地摩擦出火花,勇利一时间竟觉得自己闻到了一股烧焦了的气味。



  “那好吧。”长时间的沉默过后是,维克托先一步打破了沉重的气氛,就在高宫以为维克托终于做出了退让,兴高采烈地想要把勇利拉进屋子里的时候,无法抗拒的巨大力道突然拽着她和勇利一起向门外走去。高宫一个踉跄差一点摔在地上,幸好勇利及时扶了她一把,漂亮的脸蛋才免遭和泥土来一个亲密接触的下场。



  “你到底想干什么!”高宫在终于平稳了自己的身体后,改用两只手拽住勇利,整个身子向着前进的反方向倾倒,双脚的脚后跟也卡着地面企图加大阻力。不过这完全没有对维克托的动作造成影响,也没有让他产生一丁点儿放松力道的想法,依旧以惊人的力气拖着勇利和高宫向着目的地前进。



  “既然爱丽丝不打算放弃的话就跟我们一起来吧。”维克托恢复了闪亮亮的笑,不过这笑现在真是怎么看怎么火大。



  “等等、等一下!维克托,放手,我会去冰之城堡的所以放手!要死了,真的要死了!”勇利想中国古代的所谓“车裂”之刑大概也莫过于此。



  可维克托似乎认定了勇利会逃跑一样,一路拖着两个人从勇利家来到了冰之城堡。勇利和高宫一开始还会反抗,但到最后也放弃了挣扎,甚至心想有人拉着不用自己走路不会累到自己也算是挺划算的。



  等真正抵达了目的地,勇利觉得自己的胳膊已经失去了知觉,实在是心累到连两个青梅竹马在见到维克托后不断问着自己的问题也懒得回答,只是面无表情的提着自己的冰鞋走进了更衣室。等他慢吞吞地换好冰鞋来到冰场的时候,维克托已经在冰场上进行着小幅度的热身,而高宫则是一脸不爽的趴在围栏那里。



  “维恰哥哥,妈妈可是说过手术之前不能上冰的,你这样真的没关系吗?”高宫拄着脸看向一脸愉悦地在冰场上滑行的维克托。



  “没关系没关系~我自己的身体我自有分寸。”维克托此时就像是还未成年的少年,一脸清爽的样子仿佛全身上下都在溢出欣喜的感情。



  勇利默默地走到高宫的旁边,虽然已经穿上了冰鞋但还没有上冰场的打算,他只是透过自己的镜片注视着那个肆意在场上玩乐的妖精,明明仅仅是随心所欲地滑行,可勇利觉得这个人还是美得像一幅画。



  这个人的身上曾经被他寄予了太多太多的感情,无论是滑冰的初衷,亦或是接下来的坚持,都与维克托的存在息息相关密不可分,这已经成为了勇利心底的一种执念。无数次梦中的注视,黑暗中的冰场上维克托似乎闪耀着星光,表演的动作融入进的感情令人陶醉,他将手身在前面的动作仿佛拨开了阻挡他的迷雾,但勇利总希望着,那样的动作其实是……



  “来吧,勇利。”不知何时滑到了冰场边缘的维克托,向着勇利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其实是在邀请他,能够两个人一起,做他们最喜欢的事情。



  勇利像是被蛊惑了一般,下意识的就将自己的手放在了维克托的手上。维克托托着勇利的手,在中间隔了一个围栏的情况下将他牵到了冰场的入口,他就像是一个邀舞的王子,把自己心仪的公主领到了舞池之中,请求她一同翩翩起舞。公主看着王子俊秀的脸庞,突然担心起自己有没有资格站在王子的身旁,做他的舞伴,但是王子温柔的微笑渐渐消除了公主的忧虑,公主的心中希望的小火苗被轻轻点燃。



  我是不是可以留在他的身边。

  我是不是可以,留在维克托的身边。



  勇利呆呆地望向又开始在冰上滑行起来的维克托。无论是前滑时那似乎迎风而行的舒畅,还是后滑时状似步止悬崖却又稳若泰山的安定,就连旋转时的角度,手在空中习惯性划过的动作,都与记忆中的那个人不差分毫。



  这个人是维克托。这样的认知让勇利的心再一次躁动起来,他的心中开始升腾起一个又一个的如果。



  如果,我还能继续我的竞技生涯的话。

  如果,我能继续和维克托在一起的话。

  如果,我能够在出事的那一天把维克托留在家里的话。



  这一次,我是不是就能和维克托,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tbc——


  维克托:勇利,来一起做我们最♂喜♂欢♂的♂事♂情吧❤

  勇利: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笑。

 

 


  勇利刚刚离开维克托没有多久,还没有适应维克托不在的寂寞,而维克托又在勇利丝毫没有准备的时候突然出现,所以肯定会动摇的。

  毕竟他还是想和维克托一直在一起的。

  这一章甜么,我觉得挺甜的哦

  那么下一章开始就发点儿玻璃渣吧ww


评论(30)
热度(312)

byebye~

© a啊 | Powered by LOFTER